短篇论著
经鼻内镜鼻窦手术后鼻腔填塞或不填塞膨胀海绵的比较研究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15,50(10) : 854-857. DOI: 10.3760/cma.j.issn.1673-0860.2015.10.013
摘要
目的

研究经鼻内镜鼻窦手术后鼻腔填塞与不填塞膨胀海绵的短期以及远期疗效差异。

方法

采用前瞻性研究方法将112例慢性鼻–鼻窦炎患者随机(数字表法)分为鼻腔填塞和鼻腔不填塞膨胀海绵组,其中填塞组37例,伴变应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AR)10例(27.0%);不填塞膨胀海绵组75例,伴AR 15例(20.0%)。填塞组同时行鼻中隔矫正术11例(29.7%),不填组同时行鼻中隔矫正术26例(34.7%)。术后第1天对患者进行视觉模拟量表(visual analogue scale,VAS)评分,共19项内容。观察并统计两组患者术后48 h内出血量。对患者术前及术后6个月分别进行鼻腔鼻窦结局测试22条(SNOT–22)评分并使用内镜观察术后6个月时患者鼻腔恢复情况。以SPSS 17.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

结果

术后第1天VAS评分提示鼻塞、鼻部疼痛、烦躁不安、溢泪、鼻痒、打喷嚏、头面部疼痛及压迫感等7项症状两组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不填塞膨胀海绵组评分低于填塞组,余12项症状两组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术后48 h内出血量观察,填塞组出血量0~45 ml,中位数为3 ml,不填塞膨胀海绵组出血量0~18 ml,中位数为2 ml,不填塞膨胀海绵组术后48 h内平均出血量少于填塞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3.54,P=0.00)。术后6个月填塞组SNOT–22评分(38.47±20.25)分,不填塞膨胀海绵组(41.03±22.73)分;填塞组与不填塞膨胀海绵组各1例患者出现术腔粘连;填塞组1例,不填塞膨胀海绵组2例患者出现中鼻甲外移;填塞组无鼻中隔血肿,不填塞膨胀海绵组1例出现鼻中隔血肿;两组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75,P=0.86)。

结论

经鼻内镜鼻窦术后鼻腔不填塞膨胀海绵安全、可行,并且能减轻患者术后24 h内部分不适症状。术后随访6个月,填塞与不填塞膨胀海绵组患者生活质量、术腔恢复情况以及并发症发生率无明显差异。

引用本文: 陈晓栋, 石照辉, 李晓媛, 等.  经鼻内镜鼻窦手术后鼻腔填塞或不填塞膨胀海绵的比较研究 [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15,50( 10 ): 854-857. DOI: 10.3760/cma.j.issn.1673-0860.2015.10.013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鼻腔填塞通常应用于慢性鼻–鼻窦炎(CRS)内镜鼻窦手术(endoscopic sinus surgery,ESS)后以及鼻中隔偏曲矫正术后,可以减少术后出血、防止中鼻甲移位、预防鼻中隔血肿发生,具有鼻腔塑形以及防止术腔狭窄的作用[1]。但是鼻腔填塞也会对鼻腔造成一定伤害,如疼痛、取填塞物时出血、损伤鼻黏膜、鼻中隔穿孔、鼻甲坏死、异物反应(肉芽肿)、鼻塞等[2,3],甚至影响鼻黏膜上皮纤毛功能[4]。多数患者认为去除鼻腔填塞物是整个围手术期最痛苦的经历[5,6]。然而,ESS术后是否需要鼻腔填塞存在争议。Guyuron[7]曾提出,如经鼻内镜鼻腔鼻窦手术创面无渗血,可不予填塞,鼻中隔术后可不行填塞。我国也有学者提出类似观点[8,9]。为了研究ESS后鼻腔不填塞膨胀海绵的可行性及其对CRS术后早期及远期结果的影响,本前瞻性研究选择2013年6–12月在西京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接受ESS的CRS患者112例,将患者分为填塞膨胀海绵组和不填塞组进行前瞻性比较研究。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鼻窦炎
内窥镜检查
生活质量
鼻外科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