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BRAFV600E检测和Bethesda甲状腺细胞病理报告系统在TIRADS 4~5类甲状腺结节良恶性诊断中的应用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17,52(9) : 686-691. DOI: 10.3760/cma.j.issn.1673-0860.2017.09.010
摘要
目的

比较BRAFV600E检测和Bethesda甲状腺细胞病理报告系统(BSRTC)在TIRADS 4~5类甲状腺结节良恶性诊断中的应用价值,探索两种方法联合应用的诊断意义。

方法

回顾性分析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行超声诊断诊为TIRADS 4~5类的甲状腺结节共187个(187例患者),均予超声引导下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FNAC)及BRAFV600E检测,构建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ROC)来评估各方法的诊断价值,探讨其联合应用的意义。采用SPSS 17.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

结果

123个结节为恶性,均经手术病理结果证实,64个结节为良性,经细胞学结果或手术病理结果证实,或经长期随访诊为良性。BSRTC诊断恶性结节的灵敏性、特异性、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分别是62.6%、93.8%、95.1%、56.6%(χ2=54.4, P=0.000);BRAFV600E检测诊断恶性结节的灵敏性、特异性、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分别是69.1%、98.4%、98.8%、62.4%(χ2=77.3, P=0.000);联合应用后诊断的灵敏性、特异性、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分别是87.8%、92.2%、95.6%、79.7%(χ2=112.6, P=0.000),其ROC曲线下面积(AUC)高于其他两种方法(0.900比0.858、0.838)。

结论

BRAFV600E检测、BSRTC对TIRADS 4~5类甲状腺结节良恶性的诊断具有重要价值,两者联合对恶性结节的检出价值更高。

引用本文: 韩英, 赵博文, 李世岩, 等.  BRAFV600E检测和Bethesda甲状腺细胞病理报告系统在TIRADS 4~5类甲状腺结节良恶性诊断中的应用 [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17,52( 9 ): 686-691. DOI: 10.3760/cma.j.issn.1673-0860.2017.09.010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甲状腺结节是一种常见的内分泌系统肿瘤,普通人群中触诊发现率为3%~7%,超声筛查发现率为20%~76%[1]。近年来,甲状腺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明显上升,已成为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2],这与高频超声、超声造影、细针穿刺细胞学等各种技术的应用,肿瘤检出率提高是分不开的。甲状腺影像报告和数据系统(thyroid imaging reporting and data system,TIRADS)是基于甲状腺结节二维超声声像图特征基础上的危险度分级[3],现已逐步应用于临床甲状腺结节良恶性的评估。文献报道,TIRADS 3类甲状腺结节恶性风险为2.0%~2.8%,可予以随访,TIRADS 4类以上甲状腺结节的恶性风险为3.6%以上,类似乳腺BIRADS分类需行病理活检[3]。超声引导下的细针穿刺细胞学(fine needle aspiration cytology,FNAC)检查是目前诊断甲状腺结节良恶性较为常用的方法,Bethesda甲状腺细胞病理报告系统(Bethesda system for reporting thyroid cytopathology,BSRTC)规范了FNAC结果的解读[4],但是仍有高达1/3的细针穿刺病理无法诊断[5]。鼠类肉瘤滤过性病毒致癌基因同源体B1(v-raf murine sarcoma viral oncogene homolog B1,BRAF)突变是甲状腺恶性肿瘤中最常见的突变类型,其中又以BRAFV600E最为常见,尤其在甲状腺乳头状癌(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PTC)中[6]。BRAFV600E检测已逐步应用于甲状腺恶性肿瘤的检出。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甲状腺肿瘤
活组织检查,细针
基因
突变
超声检查